善观

没有什么可说的。

后来我终于明白,

他尽管如天气一般难料,

却也如天气一般难以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