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观

没有什么可说的。

《女性瘾者》:谁情愿在情欲的河流中溺毙?


从傍晚时分开始看《女性瘾者》上下部,一共四个多小时(并没有找到未删减版),影片的末尾,女主在黑屏中开枪然后仓皇地逃向黎明。我却恰好迎来了窗外的夜幕。


与色情小电影不同,这绝对是一部可以让人患上“性冷淡”的情色电影。影片延续了导演拉斯·冯·提尔一贯风格:从厌倦到反叛女性角色,以镜头化身为犀利地洞察者,对于人性的解构以及对于人世的疏离感,都不断撩拨着观众的神经。你可能看后有很多话想说,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第一次看拉斯·冯·提尔的电影是《黑暗中的舞者》,如今想来与《女性瘾者》亦有相似之处,这个男人镜头下的女性角色大多令人难以解读,无论是性爱成瘾的Joe还是在黑暗中起舞的Selma,他们身上异于常人的勇气,即使看似充满世俗的争议,却真实地击碎了自我中类似于“枷锁”、“禁锢”的东西。人到底是活在黑暗中?还是活在阳光下?亦或是在黑暗中摸索阳光?每一个看过拉斯·冯·提尔的人都能得到一个不同的结论。


情色电影也看过不少,《女性瘾者》算不上最好的,也绝不是最差的,它不过是拉斯·冯·提尔再一次对世界宣泄了他对人性的讥讽。


影片的原名为《Nymphomaniac》,意为“女性慕男狂”。但恰恰相反,整部电影都不是在讲女人对于男人的恋慕,它足够女权主义,更像是在挑战世俗对于女性“性压抑”的现实。的确,片中弱化了伦理道德关系(女主当过小三的),甚至弱化了爱情在情欲中的地位(后来她和真爱在一起后,就丧失了性高潮)。对于性的追求,不过更像是对于自我权利的使用。


这是一部女人近乎疯狂的性史,女主人公Joe的性觉醒从懵懂的幼年时期浴室的水流中就开始了。弗洛伊德在的自己的性学理论提出:性欲生来即有。那么Joe似乎比一般人来得更为敏感,从好奇到掌握,她从一开始就不认为“追求快感”是件可耻的事情,无论是攀爬绳子的摩擦感和初次性体验,还是后来的火车“滥交”及性游戏,Joe更像是在试探自己灵魂的承受度,或许,她只是不断地用行为去测验活着的意义罢了。


影片中有三个人物最为重要:女主人公Joe、聆听者Seligman与Joe的一生挚爱Jerome。


深夜的小巷中,独居的Seligman找到发现了浑身是伤的Joe,并将她带回住所,Joe讲自己半生的故事全盘托出:性快感初体验、不美好的第一次、带有赌意的性游戏、欲求不满的性经历、SM、与少女的恋爱往事......她永远也填不满的空虚。而Jerome,是一个贯穿Joe每个人生阶段的人,他给了Joe初次性体验,也给过她一段婚姻一个孩子,同时也夺去了Joe的性快感以及给予她最深的伤害。


其实性这件事,有关于爱,更有关于孤独。欲望并不可耻,孤独才是一种可耻。


贯穿全片的有不同的人性符号,斐波那契数列、宗教故事、仪式与梦境,但我想最重要的三个符号,就是鱼钩、树和手枪了。


  • 鱼钩


我第一次了解“鱼钩”这个密码,是在金基德的《漂流欲室》中,一部把鱼和鱼饵的关系发挥到淋漓尽致的电影。鱼钩本身带有致命的伤害,同时兼具着致命的诱惑,鱼抵挡不住鱼饵,人抵挡不住引诱。尤为印象深刻的是女主讲鱼钩塞入下体的情节,血撕扯灵与肉,欲望终不得宽恕。


Joe所讲述的故事也是从墙上那只鱼钩开始的,从与好友B在火车上的“勾引游戏”开始,她就是那只带血的鱼钩,气味腥辣主动出击,一火车的男人如同河流中的鱼,愚蠢到总是轻易上钩。


鱼钩开启了Joe与Seligman的对话,同时也预告着沉溺情欲的危险,任何生物,在遇到了钩饵之后,都会情不自禁地步步沉沦。


不得不说,拉斯·冯·提尔从心底对于男人有种鄙弃的态度,最虚伪愚蠢的是男人,最自卑失态的也是男人,他之所以将女人比做自由且精准的钩,就是为了体现男人在欲望支配下某些时刻,更像刀板上的鱼肉。



树,是Joe所有“灵”的部分。它代表独特、毫无杂念、高大干净的内心世界。


树的开始,与Joe的父亲有关。在弗洛伊德性学理论中,“伊莱克拉特情结”(恋父情结)会出现幼年时期,幼年的Joe缺少母亲的关心,从而更为依赖与父亲的关系。


父亲开启了她对于自我的认知:每一个人都是一棵树,树的姿态千奇百怪,人也是如此,无论你生长成什么样子,都是最独特的那一棵,所以不必在意自己是否能和别人一样。树是她体内脱离欲望而生长的部分。


父亲曾对她说:“你会在未来找到那棵属于自己的树。”所以最后,Joe在一个料峭的山崖上找到了,它没有叶子,枝干奇特,最重要的是,它孤独地站立在山顶,身旁没有同类。


一个以“性欲”为食的女人,在世俗的眼光中,大概就与独自生长在峭壁中的枯树无异。Joe曾想过对治的方式,包括找到K所进行的SM,那是一种近乎于苦行的过程,她倔强地存活,为生存而历经漫长挣扎,有过痛苦与孤独,灵魂才能裸露出来。


在下部中还有一个重要片段,那个在内心压抑着自已有“恋童癖” 的男人,在想象的画面中,正是走向一棵大树的。人性有太多秘而不宣的东西藏匿在纷繁的树叶下,唯有走过漫长的冬夜后,才能得到灵魂的枝干。


  • 手枪


“the gun”是电影的最后篇章,也是我认为整部电影中最出彩的一部分,尤其是影片最后的“神转折”,身为女性不由感到从心底发出的一阵恶寒。


手枪在性心理学中代表着极具“性暗示”的东西。它是权力、是暴力,同时也是男性阳具的象征。Joe在用枪对准羞辱她的Jerome时,没有扳动保险栓,很难解释她是在潜意识中依然不想杀死爱人,亦或是她对于人性还保有着怜悯与善意。


但是我们都明白,保险栓不会总是忘记扳动。


我开始认为影片是“一场无性恋与性瘾者的对话”。看似木讷学术气十足的Seligman向Joe声称自己是无性恋者,却在影片最终,Joe完全信任他之后,脱了裤子爬上了Joe的床,并声称:“反正你已经被成千上百个男人上过了。”黑暗之中的那一声枪响,终于在黎明打爆了一颗伪君子的头。


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导演对于男性,或者是道貌岸然的老处男的一种反讽,世间从来没有圣人,谁都别想免俗。


《女性瘾者》像一盆冷水,当它将“性”这种生物行为放置在镜头下进行解读时,多半时候看见的人性中的疏离感,我们因孤独而与世界发生关系。


欲望是一种你越去填补越会感到空虚的东西。它无从找寻,却能够被形影不离地控制,如同饮鸩止渴。情欲从不肮脏,肮脏的是人类为了情欲而脱口而出的那些借口。


影片的脉络从轻快到阴郁,如同影片中所提及的宗教的两面性:“东教主张信仰带来的快乐,西教注重于受难的过程。”Joe凭着一腔孤勇走入性瘾的深潭,有过快乐也有过受难,但最终她还需走出深潭。


我相信在最后枪响之后,便是她走出来的时刻。情感的缺失本就是她成瘾的因,最终所觉醒的对于人世的疏离感,恰巧能够帮她彻底断绝对于人性仅存的痴迷与幻想。生命中有很多难以解释的残酷力量,事实上没有人宁愿在情欲的河流中溺毙。


记得片中有句台词:“我整个身体被孤独和泪水充满。”果然人最厌恶的就是沉溺万物之中的自己。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