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观

没有什么可说的。

《四月物语》:每当四月,重温电影重温你


不知道你有没有那种虽然已经看过很多遍,但依旧会在特定的时间拿出来重温的电影呢?于我来说,岩井俊二的《四月物语》就是这样一部片子,每当四月初始,空气中渐渐沾染上花与阳光的味道,我就会提醒自己:啊,找个下午再看一遍《四月物语》吧。只有重温一遍,才能提醒自己不虚度这四月的好时光。


爱上岩井俊二还是在初中的时候,第一次看《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还在尚浅的年纪,试着去读懂一部青春残酷物语,羸弱的少年在大片麦田中听着歌,却好似你的时光与之交叠,变得迷茫又忧伤。


后来又不知不觉看了《情书》、《燕尾蝶》,见识了岩井俊二的多面,正如导演自己所说:“我喜欢在一部作品中彻底极端,无论是唯美还是其它。”这或许就是日本导演的“极致”精神,无论是北野武还是岩井俊二,风格永远不是他们的标签,或许每种表达方式释放到极致,才是他们更为崇尚的吧。


在我心里,《四月物语》和《花与爱丽丝》很像,都是一段段细腻而平淡的少女往事,那种少女心渗透在这种温吞的生活之中。无论是爱恋还是生活,都比不上处在当下的悸动与隐秘,那些琐碎的心事,因为停留在特定的时间而变得弥足珍贵。


我从没有见识过像《四月物语》种那般的“樱花雨”,仿佛像是要用凋落的花瓣来洗刷整个城市,电影一开始就展现了东京四月的樱花雨。樱花真是一种奇妙的花朵,花瓣飘落时,有着稍纵即逝的纯洁温柔,正如某些人事,你明知留不住,却执意会用各种方式将其铭记。


少女榆野卯月就在这样的季节来到这里上学,樱花雨拂满周身,她开启了东京的生活。独自搬家、独自做饭、独自做饭、独自去学校,你很难讲这种生活到底是一种单调还是一种充实。在与人相处上,她总是胆怯且小心翼翼,看似难以接触,不过是个害羞的姑娘。当然,她也有自己小心翼翼隐藏的心事,她之所以从遥远的北海道来到这里上学,是因为这里有她偷偷爱着的人。


不知你有没有那种暗恋的时刻?会像卯月姑娘一般,装作不经意间去学长打工的书店,结账的时候慌张地不敢抬头,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让全世界人知道,泄露出自己整个温柔的宇宙。明明自己对于别人所示意的好感那么迟钝,却能细腻而若无其事地接近到爱的人。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装做不经意的相遇,都暗藏着另一个人的努力。从学长毕业的那一刻起,她偷偷藏起了在高中的名牌板上学长的名字;开始刻苦读书,努力考上东京的大学,所有人只觉得这是个奇迹;来到东京之后开始打听学长工作的排期,直到他们终于在书店的收银柜前搭上话……


“你很出名啊。”

“是吗?”

“对我来说,是的。”


外面适时地下起了大雨,在这座城市终于被淋湿的时候,两个人的故事终于重叠在了一起。


影片的最后,少女撑着学长给的骨架有点坏掉的红伞,望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傻笑,心中雨过天晴,仿佛自己隐藏了那么久悸动、寂寞、执着终于有所可依,这些琐碎的片段随着四月一起留在十七岁,真美好啊。


无论是《四月物语》、《情书》还是《花与爱丽丝》,都算得上最好的暗恋故事,它发生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特定的心境下。少年时才会有如诗的情怀,才会不计回报地交付爱,有人说“人不暗恋枉少年”,在那个凭借彼此一个眼神都能记住对方很多年的,既模糊又纯洁的心悸,可以蔓延到自己的一生中。


在所有人都认为你不懂爱的时候,只有自己知道,那是自己毕生最懂爱的时候了。成年人的爱更像一种权衡利弊之后的交换,远不如一场春雨中的相视而笑来的纯粹。


曾经为了喜欢的男孩子听从没听过的音乐,看冷门的电影,看没看过的书籍,不过是单纯地想要读懂他的所有喜好;也愿意花很久的时间思念他,书写他,沉浸在心尖微微酸涩的少女情怀。所以啊,在成年之后,我们还是会被少女情怀轻易“撩”到,还是会在想要恋爱的时刻,重温爱的感觉,要不要重温一遍《四月物语》?


不知不觉四月也要过去了啊,愿你依旧能像少女一般努力去爱。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