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观

没有什么可说的。

《嫌疑人X的献身》:所有的题目中,爱情这道最难解




决定去看《嫌疑人X的献身》完全是出于对原著的热爱,之前也看过日本的版本,剧情无可挑剔,最重要的是堤真一的演技完全还原了自己心中“深情而孤独的天才”石神。本以为无可超越,却没想到在看完张鲁一的演绎后,才明白为什么在看原著时就醉心于“石神”这个人物,原来一直以来自己心里的理想型就是这样的。




记得看东野圭吾还是在上大学的时候,有段时间沉迷于各种流派的推理小说,最爱的就是伊坂幸太郎和东野圭吾,记得当时看完《白夜行》之后,接着就看了《嫌疑人X的献身》。看到结局处的时候正是一个黄昏,我站在宿舍的阳台望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流,胸口有些闷痛,心中暗想:“其实大多数人对爱都一无所知。”




自以为,东野圭吾把对于爱情的幻想都给了《嫌疑人X的献身》这部作品,相比较《白夜行》中雪穗与亮司近乎于畸形的共生关系,石神对于靖子的爱明显更加隐晦深刻。也只有那种纯粹的感情才够编织出这样一个足够悲伤的故事来,爱就像是一场无法消解的业,为爱肯毁灭所有的愚蠢,即使是天才亦在劫难逃。




回到电影本身,这也是苏有朋作为导演的第二部作品,相比较处女座《左耳》,进步可以说是肉眼可见,当然这也证明了好剧本好故事的可贵性。将文字转化为画面呈现出来本就不是件易事,再加上书粉们心中自有一番幻想,已经预料到苛责声在所难免。总体来说:导演诚意可见,叙事连贯,情节尊重原著,演员不算出戏,虽然情感冲突处收稍有些潦草,但错轻微。




回到剧情本身,不同于一般的本格推理,《嫌疑人X的献身》在一开始就将这场凶杀案的凶手告知给你,一个被命运逼向绝处的可怜女人,无论是出于正当防卫还是出于绝望,在家中失手造成了一桩命案,那个住在隔壁的沉默孤僻的男人,决心帮助这个女人抹消所有的罪孽……石泓、陈婧、唐川,他们都出演了这场悲伤的告白,随后一一走向落幕。





陈婧:被爱的人不需要道歉





一个从良的“失足妇女”,命运大抵都会有不同于常人的坎坷之处,陈婧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想带着女儿过平静生活,奈何无耻前夫如同一段走不出的噩梦。杀人并非本意,不过是在绝境时的正常反应,她从没有想过要洗清自己的罪责,直到隔壁那个不算熟悉的男人敲开门,笃定地伸出援手。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用了什么方法处理尸体,也不知道为何警方到来之后,盘问的却是她杀人后第二天的行程,一切过程毫无破绽,令她不安。




她对那个出手的男人心怀感激,带着罪孽的感激,这桩命案是他们共同的秘密,永远需要背负的原罪,恩情也滋生其中,比爱情更加微妙。




只可惜她知道的实在太少了,她看不清一个天才的付出,而能看清的部分令她心灰,令她亲手将他送入他已经精心设计好的圈套中,甚至消解了些许自己心中的罪孽感。




所以在最后,唐川将所有真相全盘托出时,歉疚冲垮了所有理智。她唯一想到的就是陪同他,与他一同承担这场悲剧,她无法安心地怀揣这份深情苟活。




其实,这个前半生都所托非人的女人,根本不懂爱情之中是没有偿还的,更不提值得与否。我想当陈婧跪在石泓面前道歉的时候,才是石泓最绝望的时刻,他不过想要她好好生活下去,而非在监牢中怀抱愧意度日。





石泓:爱是照入生命里唯一的光





天才一词,就像上帝开的小玩笑,给他足够的智商也给他足够的孤独。在石泓那颗精密的头脑背后,是对于人世的冷漠,世界在他眼中不过一个巨大机器,人也不过是机器中的一只只齿轮。




一个为计算而痴狂的人,本可以在算法中度过一生,只是那对母女的出现,成为了石泓生命中的意外,她们无意间与他在生命绝境处相逢,却令他寻到了在这个世界值得驻足的理由。你难以想象,只要她们能幸福地生活,即是对他的拯救了。




他表达爱的方式隐晦至此,从不奢望让任何人知晓,如果没有这场凶案,他依旧不会走入她的生活,只取那远处一点微光而已。




在事发之后,石泓为了保全母女二人,甚至不惜去毁灭不相干的人,被所有人都误会为变态跟踪狂,或许在旁人眼中,他的爱偏执又残忍,但还是忍不住质问一句:值得吗?




值得吗?他从来不在意值得与否,本在世上就眷恋不多,既然出现了,那就忍不住将自己全部奉献出来。你可以说他爱一个人的方式无可救药地愚蠢,亦可以说他无可救药地浪漫。





唐川:深情不必拆穿





我想最终唐川是后悔了的。他拆穿了一切。看似赢得了这场天才之间的对峙,代价却是让另一个男人的所有的付出变成徒劳,就像他的自问:如果真相会令所有人都痛苦,那么找寻真相的意义又是什么?




唐川从来就不懂这位挚友,就像那道四色问题,明明早已被解答,但是石泓一定要找到最优美的解题方式;就像这个世上每个人都可以拥有爱情,但石泓交付的爱情,一定是要是最伟大且无私的。




他惋惜为什么这样聪明的大脑要去犯罪,不甘心他会永远地活在误解之中,因为有唐川,我们能够见证这场爱情的悲凉结局,每一片落叶,都有自己走出去的时候,也有走下去的时候。




他曾问石泓:到底是出题更难,还是解题更难?其实倒不如问,为爱付出一切这件事,难吗?只有局中人懂。




人性中有太多不可琢磨之事,微妙的难题,又何止只是出现在数学之中。我依旧清楚地记得书中的结尾,那位悲情地天才发出了“像是要呕出灵魂的嘶吼声”,他终究没能按照自己的方式将题目解答下去。




看似这世上,总有人在爱、在恨、在哭、在笑,走不出执念,得不到救赎,猜不透动机,还不清亏欠。果然,活着不过是件苦事,爱情更甚,凡人都找不到出路,天才更易耽执于此。




世事难解,而爱情不过是其中最难解的一道。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