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观

没有什么可说的。

那些由《人类简史》与《未来简史》告知我们的事


作为一个从小历史学不好的文科生,我把自己读过的历史类书籍分为两种:一种是斯塔夫·里阿诺斯或者《资治通鉴》这样的大部头,三年五载也读不完,三五十年后依旧记不住多少,索性留在人生灰暗处拿来消遣自己;还有一种就是类似于《光荣与梦想》、《耶路撒冷三千年》这样火遍全网、篇幅可以接受并且通俗易懂的,偶尔记两页笔记,和人聊天的时候至少不给文科生丢脸。


两年前第一次读《人类简史》也确实因为它作为一本“简史”竟然火遍全网,作者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以色列的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读完后就感觉到它不像我从前读过的任何一本历史书,从小到大,历史在我印象中便是站在旁观者的维度审视过去的社会的事件与行为,人类在时间的洪流中不断革命,摸爬滚打地前进,向来历史书中只有寥寥几个人的影子,却仿佛决定着全人类的解放一般。


而《人类简史》不同,这本书则是真正对于“人类”这个物种的研究,书中没有伟人,无论你是消逝于历史之中的谁,在这本书里都不过是“人”本身而已。对于人类这个群体的研究,可谓比什么都有意思了。


而作为《人类简史》的续作,《未来简史》的中文版刚一上市同样引起轰动,它更像是一本预言册,预言着在科技的支配之下,人类将会成为谁?世界的走向会是怎样?


懂得“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当社会学家看见这两本书时一定有他们的观点,生物学家或是经济学家亦有会不同的声音。我只是想说说,身为一名“半吊子读者”,在看过这两本书后的感受。


1、我们因何为人?


或许我们都问过自己这样的问题:我为什么会降临在这个世界,并被称之为人?


《人类简史》在一开始就说:“人类,就是一种没什么特别的动物。”早在250万年前,东非已经有了与人类很相似的动物了,他们也会有七情六欲,有社会与家族,史前的人类对于地球的影响远没有现在这般重大,与其它物种并无差异。


无论从生物学、还是人类学的角度看,我们作为“智人”这种动物,都没有多么高贵。人类这一摇篮曾经培育过很多品种,就如同动物们的不同品种一般,只不过是在一万年前,在地球上其他属于“人种”的生物灭绝后,“智人”成为了人类中唯一幸存的成员。


在佛教中将万物有生有灭的循环称为“轮回”,轮回之中的众生分为六道,人道与牲畜道被划分为轮回中待遇完全不同的两类处所。当然佛法中“世界”的概念远不止“地球”这个领域,但是理论上,智人能够成为地球上唯一从牲畜道挤入人道的众生,听上去真是既幸运又努力。


“伊甸园苹果”其实并非只是一个神话,我们需要感谢我们的祖先“智人”在某种因缘和合的作用下拥有了智慧,才一步一步依靠着头脑、协作、野心以及工具,爬向了食物链顶端。也正因为有了比动物更多的思考,所以人类是否能够再次突破人道的界限,一步步地向更高层次的生命中靠近?书中给出的答案是完全可能。


或许佛教所说的有关于六道的概念,一开始就是在讲生命当下所处的状态,并非生命的属性。即使生而为人,也会有在一天之内历经六道苦乐的情况,众生的平等,不过体现至此。


2、无常还是永恒?


在《人类简史》里,尤瓦尔·赫拉利就提出了,人类的历史,将是一部“从动物到上帝”的过程。只是生命之中,最大的无常大概就是死亡了吧。人类惧怕死亡,从古至今都是如此,正是因为这种对于死亡的未知与惧怕,神话与宗教的出现才变得更加有意义。


法老笃信着木乃伊将会永生;秦始皇坚信总会有令人“长生不老”的丹药;耶稣向世人承诺着天堂;佛教徒祈愿自己能在死后进入“极乐世界”……正是因为有了死亡,这一切才有了说服人相信的理由。


面对死亡,人类似乎只有两条路可以选:安然地接受或是迎面抵抗。宗教的方式通常是第一条路,拥有笃定信仰的人,相信生命的永生,死亡只是通往别处的过程,从而毕生练习着从容接受死亡;而科学家们则选择了迎面克服,事实上,从基因工程到人工智能,对于人类永生计划的推进,科学家们从来没有放弃过。


以人类的智慧,无论通过怎样我们意想不到科技,实现永生都不再是天方夜谭。只是人类是否可以等到那一天?或许在被这个世界上更强大的规律绝种的那一天,在人类自行毁灭的那一天,都会比人类找到永生方法的那一天,来得更早些。


总会有一些无论人类进化到多么强大,都无法克服与消灭的“宇宙定律”。我们惧怕着死亡的无常,可是仔细想想,永远无法将自己的生命清零的永恒,又何尝不是一件令人惧怕的事情?


佛法中讲“死”是“生”的一部分,我们一定要经历过那个需要告别一切的时刻,此生才算圆满,凡事都有始有终也是宇宙定律,肉体的永生可能会实现,但是一定会有更大的无常降临,冲淡“死亡”这桩无常对于我们的恐惧。


3、极乐离我们有多远?


如果真的有一天,人类可以达到永远活着似乎表面上看起来是件挺美妙的事情,如果能够永远没有痛苦地活着,那就更美妙了。


《未来简史》中也提到,目前科学对于心灵和意识的理解少得惊人。至今也无法解释快乐、痛苦等情绪到底为什么会产生,然而所有人都希望自己不曾感受到痛苦,而可以长久地快乐下去。


“幸福快乐”是人类未来重要的一个议题,虽说幸福感是一种很个人的感受,但是依旧有依据可循,人类克服了诸多苦难,才能够从自然界出走,建立起人类社会。但是似乎令一个原始社会的家族快乐起来很容易,只要给他们足够的食物就好,可是在现代,你要怎样取悦一个不愁吃穿的抑郁症患者?


当代科学告诉我们的幸福感可以由生化决定,精神类药物已经帮助很多人对抗不同程度的忧郁,但是药物的反作用同样不可控,毒品成为头号犯罪原因,同样是因为它能够为人带来短暂的“极乐快感”。


古老的心灵哲学中对于快乐的追求可能与现代科学有所不同。2300年前的依壁鸠鲁就在宣讲,无节制的追求快乐可能会造成更大的痛苦,佛教里认为一味追求快感就是痛苦产生的根源,人追求快乐的欲望,是不会有节制的。


我想禅定的部分作用,就是为了让我们认清对于快感的渴望。与现代中对质痛苦的方法不同,禅定并非为你提供无止境的快感,而是通过观察,看透各种觉受的本质,从而打消去追求那些转瞬即逝快乐的念头。


有关极乐是否可以实现这个问题先放一边,我们先问问自己,是否真的需要不断地觉受到快乐?


4、神的旨意pk人的进化


在人类史中,即使在科技以光速发展的今天,宗教之所以能够一直占据一席之地,就是因为它在某些方面弥补了科学目前难以诠释的东西,在科学比起现在更不发达的几千年前,那些所谓古老的神话传说或是神启,都指导和推动着人类在自然界中的进步。


“有神论”约束着人的行为,引导和定义善恶,影响着人的命运;“泛灵论”提醒着我们与万物的平等心,对自然的敬畏心。这些其实都在提醒着人类:有比智人掌控更多力量的存在。


“神”的意思,即是无所不能的生命。而智人的进化,无疑就是“取得神性”,我们通过创造不断和神话中的诸神竞争,人在一遍又一遍地挑战着神的旨意,生物工程、半机械人工程、非有机生物工程,人类正在尝试着发挥身体还未开发的潜能,从而升级为神。


如果基因的方法走不通,或许人工智能就是出路,人与机器人最终达到高度融合。正如同一千年前的人类一定不能理解为什么一千年后的人类会每天使用名叫智能手机的东西,为什么会吃某种药片令自己开心起来。人类的特质不断改变,我们也一定无法理解一千年后的人类。


只是,就像我们无法确定是否因为我们掌握了更高科技的工具,现代的人类是否比一千年前的人类活得更有质量。我们也很难预测,一千年后的“超人类”就比我们活得更好。所有有关于灵性的修持,向来与物质世界无关,一个芯片也许可以在未来将所有图书的内容装入大脑,可是对于自己本身的智慧或理解毫无用处。


5、世界依旧囿于轮回


无论是《人类简史》还是《未来简史》,书中至少以科普的角度,让人停下来思考:人类这个物种,过去曾经历经过什么才成为现在这样,未来又将会走向何方?


无论这个世界因科技、政治、文化发生过多少巨变,智人如何进化,但是对于某些情感似乎其实始终未变,我们的心与古人有共通之处,也真是因为如此,我们能从《圣经》《论语》或是佛经中理解到那些超越时空的智慧。


如果将视角放得足够大,无论人类作出过多少努力,其实这个世界从没有变得更好,却貌似更糟糕,人类愈加认可自己的强大,甚至强大到能够毁灭自己的地步。更值得注意的是,看似外部的世界作出过多少,但是人的内心从不因此束缚,它分明对于善恶、爱恨,或者那些令心灵觉醒之道更贴近。


世界依旧囿于轮回,佛法讲“成住坏空”,一切被建立创造之物,最终都有崩坏消失的那一天。我相信总有一些是规律无论科技达到怎样的高度也感到无力,在成、住、坏、空中的事物都不会永远向着预测中的好方向驶去,也许没有人能踩住未来走向的“刹车”。人类的末路会在何时?没有明确的答案,我们只能希望那一天不要来得太快。


《格言联璧》中说:志之所趋,无远弗届,穷山距海,不能限也。心灵才是连接遍知的土壤,那些人类以肉身、知识受限而不及的地方,相信“心”终有可触之时。


感谢我们的心,令我们可以“无远弗届”地思考、寻找、穿越、超脱。生命的完成,不过是在每一个当下而已。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