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观

没有什么可说的。

港九隧道里,那对爱情病人永生不死


偶然听了Serrini的《油尖旺金毛玲》,算得上是最近最喜欢的歌,很有画面:那个深夜从K房摇摇晃晃走出来,也曾动过去中环卖唱念头的“金毛玲”,与《堕落天使》中Yang小姐她花光了所有硬币打电话大骂,敲遍了重庆大厦里的每一层楼去寻找的贱人“金毛玲”各自怀揣着不同故事。


没有谁能说出“金毛玲”具体是何种代名词,只不过在港岛每个霓虹初上的夜晚,似乎都会擦身错过那么几个。就像《堕落天使》,你也谈不上它到底要表达什么,片断式的故事,浓烈的色彩与摇晃的视角,边缘化的城市人群与广角镜头下寂寞的红男绿女,没有谁能讲出为何会用“堕落天使”作为他们的代名词。


还记得第一次看《堕落天使》的时候被色彩与欲望裹挟冲击,李嘉欣穿着皮裙网袜倒在床上破碎的呻吟时像极了天使,金城武深夜潜入店铺给猪按摩的样子也像天使,杨采妮歇斯底里骂人的样子也像天使,拥有小学同学的杀手也像天使,最爱淋雨的疯子也像天使。在这座充满传奇的魔幻城市里,《堕落天使》和《重庆森林》或许就是很多人的“香港印象”。


再次看《堕落天使》,少时懵懂忽略的那些暧昧不明的情感逐渐清晰起来,游走在城市的边缘化人物们,谁又何尝有人在意过他们伤春悲秋的心事?


他们拥有平行时空的爱情

与不可逾越的边界


做一个杀手难吗?不难。或许真有人是因为觉得做别的事情太难才去做杀手的。时间、地点、任务都无须思考,如果把自己当作一个工具般活着,那么做任何职业于他而言毫无区别。


他的搭档同他活在平行的时空中,他住在轻轨旁边,每次路过他的住所她都会寻找那扇窗子;在他外出的时候她帮他收拾房间,从垃圾中搜索他生活的轨迹;漂亮地出现在他去过的酒吧,听同一首歌;两人在不同是时间重合着相同的空间轨迹,一千五百多个日夜的默契,她不同他做爱却会躺在他的床上自慰。


她美艳动人很现实,懂得如何马上让自己开心,可是却不懂这种无言的暧昧为何不能一直继续下去,两个同等孤独的人,总有无法逾越的边界。没有人告诉她,当在别的女人身上闻见相同香水味的时候,你们就不再是同类了。


他送她一首《忘记他》,她送他一个简单的结局,这未必是他最差的结局。然后呢?后来她也有了别的搭档,丧失了付出感情的能力。李嘉欣后来所有的角色都没有《堕落天使》中的惊艳,神色透露着丝丝冷淡,倒在床上仰面断断续续地笑着或绝望地哭,即便穿着廉价的吊带皮裙和网袜,浑身也透露着高级的性感,连一举一动都非凡人能及。


她美得太具有攻击性,像一个因神嫉妒而被诅咒得不到幸福的人。


过期凤梨罐头的苦涩

无论多少年之后都不会忘吧


“本人金毛玲,又名司徒惠铃,因貌不如人,自惭形秽,自愿将Johnny Kwok先生让畀Charlie Yang小姐,今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如有毁约,天诛地灭。好唔好?”


那时候的杨采妮眼睛亮亮的,愤怒时杂糅着某种天真,有谁没有在爱情里为自己树立过假想敌?Yang小姐的假想敌就是金毛玲,或许这个人并不存在,生病的从始至终只有她自己。


她遇见一位因吃了过期罐头而失语的奇怪青年,他借给了她硬币还有一个肩膀,陪她找遍了全香港,在所有人认为她是疯子的时候爱上了她。


可是他失语了啊,所以她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他相信一切都有保质期的,这个天天把前男友挂嘴边的女孩子一定会忘记前男友然后爱上他的,只不过......他的保质期早于前男友,女孩子忘记了他。


对了,这个乱闯别人店铺,进过看守所代号223的失语者长得好像《重庆森林》里代号223的小警察哦,而小警察曾经因为失恋吃掉过一整箱过期的凤梨罐头,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后遗症。


世事真容易过期,爱情真苦涩。


对于有的人来说一起淋雨是种奢侈

对于有的人来说骑摩托穿越港九隧道是种奢侈


无论是《重庆森林》还是《堕落天使》,里面每一个角色似乎都有些轻微的神经质。恋物、梦游、有瘾、易怒、失语、冷血……像是把全人类某个时间点的某个状态放大出来。


“在我最需要一件雨衣的时候,那个人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如果每天都下雨,那该多好。”


那时候的莫文蔚带着金色的短发在雨中狂笑奔跑,她不想让每一个和她有过纠缠的男人忘记自己,她希望雨永远不要停,每一次都有人同她去她家的屋檐下躲雨。


“走的时候,我叫他送我回家。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了,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


那时候港九隧道里的风很吵,孤独的男女紧紧贴在一起,他们擦身而过了无数次却也没有成为恋人,还有无数人与他们擦身而过也永远地离开了。任何事情都有保质期,所以这一分钟的暖流才显得弥足珍贵。


他们是一对爱情病人而已,可是在爱情里,谁又何尝不是病人?荒诞是你,痴缠是你,爱你歇斯底里,也爱你不分是非。


这些充满情绪的记忆太过于稀有,它们才是生命中的吉光片羽,是封存在记忆深处最不可触碰的部分。一条隧道总有尽头,再眼花缭乱的霓虹会熄灭,天光泛青。记忆重新被梳整,一切好像不曾发生过。


城市睁开眼,每个人都是这么活下去的。


愿你淋雨时有屋檐,哭泣时有肩依,想回家时有人载你穿过湿热又嘈杂的隧道重见天光,愿天下的爱情病人们久治不愈,永生不死。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