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观

没有什么可说的。

《半生误我是痴情》


世上三种最佳的勾引方式之一是拒绝,另外两种是若即若离,或者死心塌地对他好。


初读李碧华时年纪尚浅,当时只惊觉文字诡谲,一个擅长写情的女人,字里行间透露着别人难以临摹的才华。人如果在尚且还不懂情的时候就看过太多情,难免在以后就觉得“情”不过是凡尘一件及其寡淡的物什,不足称道。


只是,寡淡的永远是别人,而不是李碧华,直到几年之后的今天开始重读《青蛇》,才发觉自己依然被这个被老套的民间故事惊艳到。或许是因为人生太过短暂无常,而人世却漫长到望不了尽头,所以只有妖畜永恒的生命才够资格体悟到活着的乏味,才真的有心思去琢磨怎么活得更像个人。


青蛇与白蛇,许仙与法海,他们的情爱,就是每个人生生世世缠绕在指尖的孤独,爱缘不断,便永不出轮回。


青蛇:情天是女娲补的,恨海是精卫填的,一生爱一个人是绝对的真理。


许仙第一次唤她名字的时候,她不是没有心动。只是当时她正依仗着另一个人——白素贞,在“知遇之恩”与“萍水相逢”里,她选择暂时倾斜在了“知遇之恩”上,她们是同类,永远有真情义,可她怎么有把握看透一个男人。


人人都知她爱白素贞,给了她归属和跨越了百年的陪伴,肯为她游走世间,肯为她送伞做媒,生生看着她爱上别人也不曾想过离开半步,她深知白素贞会带她领略所有宿命中的山水,别人半点不可替代。


但是,她第一次等过的人,是许仙,多少连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都是从一个“等”字开始的。还有情欲,既然要学做人,就得先品尝情欲的滋味,而许仙正是第一个给她情欲的人。只是“等”酝酿成妒忌,“情欲”酝酿成懊恼,她最后拔剑刺死许仙的时候,心中默念着“——我杀给你看。”下一句应该对应着:“你看,他再没有机会爱上别人了......”所谓事物之美好,不过是因为时间没变坏。


小青曾花光尽力气恨过一个人——法海,这恨抵得上她交付过的所有爱。爱和恨一样耐人寻味,即使她已修道千年,即使法海已入涅槃,但恨依然是胸口一段缄默的往事。


白素贞:半生误我是痴情


小青说过:“她最大的罪过是爱得太凶,我就比她冷静。”她道行深过小青,修炼千年却败在了一个凡人身上,她比谁都懂时间的乏味,却又比谁都执着。


白素贞这个角色,太过寡淡了,拥有了一切好女人的品质,唯独欠缺了那么一点坏。或许是她太想做人,久而久之便没了妖气,可她哪里知道,能够摄住男人的,偏偏是那点妖气。


她活得足够久,做起妻子来游刃有余毫不出错,错就错在她的完美,显得身边人一无是处。作者爱她,小青爱她,许仙也爱她,独独她不爱自己,从清冷的白蛇化身为世间最平凡的妻,一旦有了角色,就少了一份自由。最终,她那为了爱情而“水漫金山寺”的勇气,都显得愚蠢了。


所有因爱而生的悔都源自于“不值得”,可是人还是会一次次去尝试那个“值得”。在故事的最后,她再一次从雨中走向另一个年轻男人时,谁还会指责她百年之前的不值得。


许仙:谁敢说,一见钟情,与色相无关?


所有人都指责许仙,软弱中却带着多疑狡猾。关键时刻选择退缩和自保,让人惋惜着白素贞所托非人。可谁都忘了,他是四人之中唯一一个凡人。


他有七情六欲,他尘缘未了,和世间所有男子无异:想要一个白素贞,也想要一个小青,想要世间美好的东西,恐惧世间名为失去的滋味。最后他弃妻而逃,不过是趋利避害的本能,只因他性命脆弱不出轮回,远远算不上过错。


他生得美,女人为之情动,一见钟情;他有些许灵性,连修行之人都不肯放过他。可是生为凡人,有时就该是用尽一生也不懂自己要什么,我们恨他,不过是同样恨着自己心里那点人性,人在大多数时候都经不起考验,无论这种考验源自于恐惧、欲望还是背叛。


法海:我有一个刻骨铭心的秘密,即使喝醉了坚决不肯透露。


曾经读《青蛇》时,只怨这和尚毫无人性,仿佛所有情爱在他眼中都太过愚蠢。后来再读才发现,他从未正眼看过小青,并不是不屑,而是不敢。


忽然想起看过的一句话:最值得琢磨的,仍是小偷的慷慨,歹徒的仁义,以及妓女的爱。想来也是,这些不过是无情之人的动情,才最耐人寻味。


法海除尽妖魔,却无法从他身上看见一丝佛性。恰巧是他迟迟没有对付小青,良久转身离开时,才让人恍然大悟:其实有情之人才能成佛,慈悲地放手永远高明过执着地爱下去。


区区一个女色破不了修行,逃避与无情才会,如果法海心中有一块寒冰,那个转身就是破冰的暖流。有情世间,若真无情怎能渡人?


所谓白蛇与青蛇,许仙和法海,都不过是要了这个,得不到那个,心有所憾,时间久了也就萌生出了别的念头。枉费心机,终是自讨没趣。


几乎在李碧华所有的作品中,都是在劝人放手。爱要动用感情,恨也要动用感情,放任、放荡、放纵、放歌、放情、放火都容易,只有从容地放手太难。白素贞对小青说:“半生误我是痴情。”饮恨而去,才能在雷峰塔中名垂千古,留下凄绝的故事给人听。


世情如此,并没有想象中美丽,熬得过乍见之欢熬不过朝朝暮暮,所以希望你不要太长情,也不要太在意。

评论

热度(40)

  1. 樽中酒善观 转载了此图片